首页>返回列表

诚信体系建设挂挡提速

来源:未知;发布时间:2016-11-24 09:51

  

 核心提示|人无信不立,社会经济建设更需诚信体系支撑。近日,我省出台政策方案,将加大对诚信主体激励和对严重失信主体的惩戒力度。在“互联网+大数据”时代,信用正成为把握经济与企业发展命脉的关键选项,而同时推进从管理到合作的政企关系转变,为诚信体系建设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    加快分流“红黑”企业

    半年时间两次出台顶层文件,我省诚信体系建设正在进入加速阶段。

    近日,我省正式出台《加快推进社会诚信建设实施方案的通知》(以下简称《通知》),提出将加大对诚信主体激励和对严重失信主体的惩戒力度。信用良好者,可根据实际情况实施“绿色通道”和“容缺受理”等便利服务措施;信用差者,将被列为重点监管对象,依法依规采取行政性约束和惩戒措施。

    经济转型的大背景下,诚信建设已成为新时期经济发展必须夯实的基础。相关数据显示,每年我国企业因为诚信缺失,造成的经济损失更超过6000亿元,金融欺诈、行业失信问题层出不穷,诚信体系建设迫在眉睫。

    2014年6月,国务院发布《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(2014-2020年)》,在“十三五”规划纲要中,用一章篇幅提出了完善社会信用体系的重要任务。“我省同年即出台方案,规范和要求多个行业的诚信体系建设问题。此次出台的《通知》是在总结和完善之前经验的基础上,对我省下一步诚信体系建设所做的规划。”郑州市政府相关人士刘先生表示。

    2015年7月,郑州首尝在我省颁布诚信建设红黑榜,对于授信、失信企业,进行公开展示。而此次《通知》,则将“榜单”扩充到更广领域与范围。如在办理行政许可过程中,全省诚信典型和连续3年无不良信用记录的行政相对人,将可根据实际情况实施“绿色通道”和“容缺受理”等便利服务措施,先行受理,加快办理进度,并在教育、文化、就业、创业、保障房等公共品或公共服务供给上,将优先满足其需要。

    同时,严重失信主体,则将被列为重点监管对象,并依法依规采取行政性约束和惩戒措施。“严重失信企业,不仅会被纳入信用记录与信用报告,还会被限制融资、贷款等审批,甚至会采取市场和行业禁入措施。通过社会与公共管理部门的数据统一,让‘红黑’企业感受到不同的经营环境。”

    从“管理”到“共赢”

    企业需诚信,管理部门更需“秉公”。在社会诚信建设快速推进的同时,管理部门则着重于从“管理”到“共赢”的政企关系转变。

    “让守信者处处受益、让失信者寸步难行,是当前推进诚信体系建设的核心内容之一。”河南省地税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从2014年起,我省就在积极推进纳税人诚信建设,一方面,行政管理部门逐步将权力交由企业,服务功能越发明显,另一方面,则将管理权后置,不断加强对违规者的处罚力度。

    如今年,我省地税部门推行的“一厅式”涉税办结、内部流转限时办结等,带来了办税便捷和“少打扰”。与此同时,纳税人信用信息查询系统在我省上线,全省A、B级纳税人的信用信息、重大社会案件等内容都可直接查询。“现在税务部门正在积极建设税、企、银三方联席制度以及税银战略合作,让高信用纳税人贷款无需审核,而失信纳税人,则会面对黑名单、现金乃至限制出境的处罚。”上述省地税局相关负责人称。而目前我省不少地方税务局业已将企业税务管理人员,全部抽调至风险评估小组,开展企业经营风险任务约谈评估工作。

    “大简政与强风控的推进,助力的是社会诚信体系建设。”省内一家大型国有企业副总经理马先生认为,包括税务、工商等行政管理部门,近两年大力推进透明管理体系,这对于企业建设诚信机制有着重要的调控作用。放权与支持,加大了企业自主诚信的积极性,而严控则增大了非诚信企业的违法成本。“这种前松后严的管理模式,消弭了企业‘钻空子’的心态,这对于企业诚信体系的基础建设意义巨大。”

    系统统一建设多题待破

    虽然大数据和“互联网+”的运用,为企业信用体系建设提供了基础,但想要建立统一的数据源,仍然是一件棘手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虽然郑州目前已经有统一的信用数据库,一期平台覆盖了8万多家企业和注册会计师等重点人群,但是从整体看,覆盖全省的信息交换共享数据平台建设,还是一个漫长的过程。”唯创咨询分析师宏晨举例,如典型靠信用吃饭的典当行业,在实际运作中,银行征信系统乃至地方车管所车辆信息,至今未与其有效对接,信息交换不畅通,增加了行业风险。“诚信数据信息的来源广泛,又缺乏比较标准的模板,一些金融与政府机构的信用上传更新速度又较慢。社会在获取企业和行为人信用时,还存在着明显不对等情况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缺乏诚信立法,也是信用征集、管理的一大瓶颈。刘先生坦言,虽然我省出台相关文件加强诚信建设,但社会主动性还需一步步提升。“比如12万纳税人问题,目前是主动申报了,但是还是有很多中小企业并不会主动作为,在挖掘税源方面的效果并不明显。”

    最为关键的则是信用价值深入过程缓慢。宏晨认为,企业信用建设的宣传、管理、风险防范机制建设,还处于初步阶段,部分企业主对信用的重要性的认知度仍显不足,“守信者多助”的意义,对一些企业主来说仍然陌生。

    而随着企业“三证合一”、“一照一码”制度在全国推进,主体信用记录建设、信用信息共享交换和应用、失信行为跨部门联合惩戒等工作,也将随着信用系统的建设,逐步成为企业诚信体系建设的重点。刘先生认为,随着企业信用意义的逐步凸显,诸如审核、待查、信用技术开发等周边市场,也会因此开始逐步活跃起来。作为信用市场的重要参与者,各类信用服务机构应加大对信用服务产品的开发和投入,促进信用产品在更广范围内应用。而对企业来说,也应将信用建设提升至影响企业生存的高度,“企业信用建设,是一项长期但永远不会过时的工作”。